姓名:M女士

年龄:35岁

诊断:乳腺癌Ⅱ期

过往就医经历:协和医院(北京)

美国医院诊疗:丹娜法博癌症中心(波士顿)

概述:

M女士于2015年十一月在北京协和医院被确诊为右侧乳腺癌Ⅱ期,在确诊当日,协和医院医生就提出了手术加化疗的治疗方法,经过患者商议,最终采用了右侧保乳手术加AC疗法(Adriamycin & Cytoxan)。术后院方表示手术成功,但是化疗周期漫长而痛苦,且存在乳腺癌复发的风险。

经过术后两个月的漫长恢复以及化疗,在2016年二月中旬,患者感觉左侧乳房又出现结节,这次患者没有盲目的选择在中国医院接受治疗,而是通过我们的协助,先采用远程会诊的方式,向美国丹娜法伯乳腺癌专家团队咨询了医疗建议,美国的专家团队表示,在美国治疗Ⅱ期乳腺癌腋下淋巴转移,会采取不同的治疗方式,既THP疗法+手术+AC疗法+Herceptin单独使用,可以最大限度地治愈乳腺癌并防止复发,在国内已经接受两个周期化疗的M女士抱着对未来可以健康生活的希望,来到了美国丹娜法伯癌症中心接受治疗。

通过我们与美国医院的沟通与协调,三月四日患者来到美国医院就诊,在来美国之前,我们为患者提供了充足的医疗及生活协助:大到预约签证,小到租房买菜,尽可能的帮助患者适应美国的生活,在美国,每个患者不仅会拥有自己私人的主治医师,同时也会有整个医疗团队为每个案例去商讨最佳的治疗方式。这次她的治疗团队包括Dr. Bychkovsky领导的化疗团队以及Dr. Barbie领导的外科手术团队,在初诊之际,医生要求患者做胸部木板扫描和双侧胸部活检以确认病情诊断。结果表明,左侧乳房活检结果为良性,但是右侧乳房依然存在癌细胞,证明国内的手术并不彻底。

患者听到这个消息非常诧异,原本她以为自己的右侧乳房已经得到根本治疗,没想到现在癌细胞依然存在。

Dr. Bychkovsky根据M女士在国内已经接受过治疗的独特案例,经过丹娜法伯癌症中心乳腺癌团队的协作,为她制定了详细而复杂的私人治疗计划:每三周采用一次THP(Taxol + Herceptin + Perjeta)疗法,共四次,期间每周单独接受taxol输液,在整个化疗结束之后,进行右侧乳房切除并重塑,术后根据治疗病情可能采取四周左右的放疗,之后每21天单独使用Herceptin九次。

要面对如此复杂的治疗,M女士面露难色,但是当她听到医生对她说,她的癌症有很大几率治愈且复发几率小于5%时,年轻的她毅然决然的表示,要在美国把治疗进行到底!

M女士进行第一次化疗之前,心情是忐忑不安的,因为她体验过在中国化疗的“恐怖”。但是当进入治疗中心的那一刻,她放松了许多:独立的病房,落地式的窗,医护人员的笑容,志愿者送来的水果和零食,座椅是可以按摩的,就连毛毯都是加热过的,美国的医护人员深知中国癌症患者对化疗的恐惧,所以每个人在面对她时,都会说:“放轻松,这里和你想象的不同。”

一天的治疗结束了,没有恶心呕吐,没有任何寒颤和过敏反应,有的只是稍许对抗过敏药物benadryl带来的一丝困意。

在治疗的过程中,我们又帮助她做了一个全面的基因检测,检测了四十二条与癌症相关的主流基因,好消息是这些基因全部没有突变,意味着从遗传学角度考虑,她的孩子为患癌症的几率大大降低。考虑到她很年轻,医生又为她提供一种叫lupron的注射剂,可以在化疗过程中保护她的卵巢,以便在化疗结束后还可以正常生育。

五月,春暖花开,此时的M女士,已经接受了3次THP组合疗法,严格意义上说,她仍然是一位Ⅱ期乳腺癌患者。但是,她却以一个健康的体态享受着异国他乡的一切:每天6点起床,7点在查尔斯河边慢跑,10点开始在英文学校读书学习,下课了会去中国超市买菜,一切如旧,晚饭过后,她会把这一天的心情,都记在日记里。

通过这几个月的帮助与照顾,我们也成为了好朋友。当问起她对目前治疗的想法,以及快要接受手术的心情时,她的脸上没有了当初的焦虑与恐惧,有的只是对美国医疗技术的信心,和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与希望。她说等到身体痊愈的时候,她要去上学,让自己变得更优秀,真诚地祝福她。